为什么翻译图书少见译者介绍

摘要: 在很长时间中,我国的翻译图书封面,大多只署外国作者的姓名。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引进版图书的增多,才渐渐出现了译者的姓名。现在翻译图书,封面上同署原作者及译者的姓名,这当然是个进步。但为什么除署名外,却很少见对译者的介绍呢?

12-14 06:12 首页 编辑学刊

近日逛书店,浏览了好几本翻译图书,发现除了封面上有译者的署名外,全书再没有译者的任何信息。联想到原创图书,对作者的介绍,那可是费尽心思了。通常图书勒口多有作者照片及其身份和经历介绍,封三或封四,往往要列出作者其他著作的目录,对于某些有点名气的作者,还要加做腰封予以突出介绍。出版人重视介绍作者,体现对作者的尊重,这无疑应予肯定。只是相比仅给一个署名的译者,两者差别之大,折射出某些出版人厚此薄彼的心态,这就难免令人质疑和思考。

翻译在对外交往中的重要性勿庸置疑,但现实中,翻译工作却未受到社会应有的关注。例如稿费标准,原创图书多实行版税制,一般版税率已达到10%。仍按千字计酬的文学期刊,有不少千字都付酬五百元,有的甚至一字一元。而文字翻译,绝大多数至今还是按千字计酬,多的不过上百元,少的仍只有七八十元。翻译工作至今仍然主要靠业余完成,曾经有过的职业翻译家,几乎不见踪迹。翻译作品时常被抄袭,而维权的成本,又高得令人望而却步,只能徒唤奈何。许多行业都有国家权威奖项,唯独翻译,至今还没有国家翻译奖。参加作代会、文代会,备受极高礼遇,而参加译代会,代表还得自交会务费。这些现象,包括季羡林先生等众多译界人士,都多次吁请社会予以重视,但始终未见明显改善。

说起图书署名,许多人都会记得,在很长时间中,我国的翻译图书封面,大多只署外国作者的姓名。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引进版图书的增多,在翻译图书封面上,才渐渐出现了译者的姓名。现在翻译图书,封面上同署原作者及译者的姓名,这当然是个进步。但为什么除署名外,却很少见对译者的介绍呢?

我认为,翻译图书添加“译者介绍”很有好处。第一,表明出版者对待作者与译者同样尊重,对作者与译者为本书所付出的努力,给予同样的肯定。第二,确认本书译本的版权,是归属什么样的人士,并由他对译文质量负全责。第三,公布译者的学术与翻译经历,有助于提高读者对译本水平的可信度。同时也会使抄袭者,因亮不出真实的翻译实践而失去掩护。像前些年被媒体曝光的“李斯”那样的文抄公,就难以只署上—个匿名,就能轻易达到蒙骗读者的目的。最后,通过翻译图书的“译者介绍”,不仅对译者会起到鼓励的积极作用,也会帮助广大读者更多地认识译者,了解翻译,提高辨别和欣赏翻译作品的能力。这对促进社会对翻译工作的关注和重视,无疑都有加分的作用。

现在公众大多只熟悉新中国成立以前活跃的知名翻译家。其实新中国成立以后,在翻译界同样有不少成就卓著的优秀翻译家,只是他们受关注、被介绍的机会不多,以致难以被人广知。就拿央视访谈节目来说,以往邀请的嘉宾,多是明星、作家、艺术家之类的名人。这次“朗读者”节目邀请96岁高龄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即使不是第—次,也属极为罕见,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让人们生动地感受到翻译的魅力和贡献。可见公众并没有冷落翻译,而是媒体过去对它有所忽略了。翻译图书少见“译者介绍”,是不是也是出版界对译者“有所忽略”的一样表现呢?我想,不管是不是,希望翻译图书尽量添加“译者介绍”,这总是有利无弊的一件好事,何乐不为呢!


首页 - 编辑学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