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 CEO斯皮格尔:我们敢于采纳非常疯狂的创意_小鱼儿主页9911
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小鱼儿主页9911

当前位置: 小鱼儿主页9911 > 互联网 > Snap CEO斯皮格尔:我们敢于采纳非常疯狂的创意

Snap CEO斯皮格尔:我们敢于采纳非常疯狂的创意

时间:2018-12-30 01:33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12 次
[摘要]斯皮格尔认为,如果硅谷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开发自己的产品,那么它可以避免其技术带来的许多不必要的副作用。SnapCEO斯皮格尔腾讯科技讯据外媒报道,“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母公司Snap的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Spiegel)近日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谈到了该

[摘要]斯皮格尔认为,如果硅谷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开发自己的产品,那么它可以避免其技术带来的许多不必要的副作用。

Snap CEO斯皮格尔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母公司Snap的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近日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谈到了该公司的未来发展,与社交网络Facebook的竞争,限制自己的孩子看屏幕的时间等等。

网红餐厅的食客

在网红餐厅Nando’s排队购物的人群中,人们立即认出了斯皮格尔。“你不是来自Snapchat的那个人吧?”一个年轻人问。“你也是啊!噢!很高兴见到你。”斯皮格尔回答说。

斯皮格尔现在已很擅长于处理这类遭遇了。虽然今年他表示自己一直很害羞,但这位28岁的CEO今天穿着一套笔挺的深色西服,穿着白色的开领衬衫,散发着某种洛杉矶的气息,显得格外醒目。

斯皮格尔可能不如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谷歌创始人那样出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拍过一部关于他的半虚构电影——但作为美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和现在已有1.86亿个日活跃用户的Snapchat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当你在炸鸡店闲逛时,总会有人认出你。

2018年,华尔街已经不再喜欢斯皮格尔。Snapchat母公司Snap的股价在今年年底将比2月份的峰值跌了近75%。但Snapchat自相矛盾的地方很久以来就是这样的:即使成年人不再使用Snapchat,孩子们也会蜂拥而至。

我们的新朋友,一位DJ经理,是一个十足的追星族,以至于当他被叫到柜台点餐时,他感到不知所措:是留下来,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向Snap的首席执行官自我介绍呢,还是赶紧上前点自己心爱的美餐?

斯皮格尔是礼貌和友好的,他建议这位DJ经理给他分享一些艺人的曲目。在周五吃午餐的人群中,斯皮格尔镇定地说出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

这位DJ经理没有想过问一问:为什么斯皮格尔会在泰晤士河南边的Nando’s餐厅停留?斯皮格尔花了几个小时乘坐私人飞机来伦敦,在一次媒体会议上发表演讲。

现在有这么多人在等空餐位,记者担心我们将不得不站在门口进行采访,那里一扇碎玻璃门已经被胶合板临时取代了。这是一个明亮但却混乱的地方。在一座铁路桥下的拱形天花板上,嘈杂的声音回荡着。

斯皮格尔说他每次旅行都会去Nando’s。这个烤鸡帝国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最初位于约翰内斯堡郊外,现在已拥有数百家连锁店,但是至今尚未到达美国加州。然而,他并不熟悉英国的传统,那就是“乐做最厚颜无耻的Nando’s食客”。记者试着解释,在从酒吧回家的路上,或在上班的时候,买一份Nando’s烤鸡吃感觉味道会更香。

简单主义

尽管如此,记者对Nando’s餐厅也知之不多,当我们到达队伍的最前面时,记者被冗长的菜单所淹没。记者选择了鸡腿(中热的),红薯楔子和一些烤蔬菜。斯皮格尔则点了一份鸡肉汉堡(也是中等大小的),配上炸薯条。“我尽量保持简单。”他说。

简单一直是Snapchat的核心魅力之一。这款应用开启后就是相机窗口,其设计比Facebook或微信等功能丰富的竞争对手显得更简洁。但这种简单主义往往对斯皮格尔不利,尤其是那些从未使用过他的产品的人——例如大多数成年人或华尔街分析师——可能会产生误解。Snapchat曾多次被认为是一款色情短信应用,或者只是用来在自拍中添加了数字狗耳。

如果说有一件事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发生,那就是斯皮格尔总是被低估。他对Snap的愿景或许可以从本世纪中叶的设计师查尔斯(Charles)和雷-伊姆斯(Ray Eames)的名言中看出端倪。这家科技公司现在仍在其招聘广告中引用他们的名言:“玩具是严肃思想的前奏。”

斯皮格尔将他的玩具视为一个新时代的前奏。在这个新的时代,照片和视频将取代基于文字的交流,计算将通过增强现实眼镜“叠加在现实世界中”。

当我们坐在餐厅后面一张破旧的木桌旁时,他说:“这可能需要十多年才能实现,但计算将不再局限于一个小屏幕。”这就是为什么Snap公司继续投资于智能眼镜——这种眼镜在框架上嵌入了相机。这种产品的设计赢得了赞誉,但销售量却很小。他说:“最酷的是,我们已经证实了人们愿意把电脑——相机——戴在脸上。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真的吗?人们对谷歌眼镜(Google Glass)一直敬而远之,因为谷歌眼镜引发了人们对于隐私的担忧。对于Snap公司的Spectacles智能眼镜,人们也许不会像对待谷歌眼镜一样避而远之,但是面部电脑的概念仍然让许多人感到不安。

“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我们用智能眼镜做什么。也许他们充其量只是在嘲笑它。”他笑着说。大多数人对“阅后即焚”消息(Snapchat打造的Stories 功能现在已成为了社交应用程序的标准功能)和“自制表情包”应用Bitmoji(Snap公司的古怪的卡通头像开发应用)同样不屑一顾。今年,Bitmoji成为了苹果在美国第六大热门iPhone应用程序。(Snapchat应用排名第三,仅次于YouTube和Instagram。)

与Facebook的竞争

我们的食物来了,斯皮格尔跳起来给我们拿一些餐巾和餐具。他要我们尝尝他的薯条,薯条上撒着一种带香味的橘子粉,然后继续谈论他的工作。他说:“七年来,我们进行了各种技术变革,并采纳当时看起来非常激进的创意。这些经历使我们更加确信,我们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投资一些看起来相当疯狂的东西。”

当然,如果Snap能够存活很长时间的话。一些分析师预测,该公司的亏损将导致它在明年年底前耗尽其现金储备,迫使它向越来越怀疑它的华尔街寻求更多资金。而来自Facebook的竞争也在加剧。2013年,在斯皮格尔拒绝了Facebook提出的30亿美元的收购提议后,Facebook的Instagram应用程序公然抄袭了Snapchat的许多功能。“显然,从我们公司创立之初,每个人都在说,Facebook将会扼杀你,对吗?”他承认,“这是一种常见的说法。”

对一些人来说,这似乎仍是最有可能的结果。但Facebook刚刚经历了灾难性的一年,它在一次又一次自我造成的危机中遭受重创,这为Snapchat提供了一个反转剧情的好机会。去年年底,斯皮格尔对Snapchat进行了彻底的重新改版,承诺“将社交功能从媒体中分离出来”。这是为了避开Facebook新闻动态所做的并饱受诟病的所有事情——操纵选举、过滤内容、点击欺诈、屏幕成瘾。

对于斯皮格尔来说,很多互联网上的问题通过软件更新就可以解决。“这就是为什么我对科技的未来非常乐观的原因——因为你可以很快地改变事情。”他说,“因此,我认为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产品更新来解决。”

然而,Snapchat的更新却一败涂地。自今年年初推出改版Snapchat以来,它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一直在下降。改版后的Snapchat甚至引发了凯莉-詹纳(Kylie Jenner)等名人的抗议,也引发了普通用户的抗议,他们发现向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发送信息变得更加困难。这不仅损害了用户的增长,也损害了他自己作为一个产品天才的美誉——总能带给人们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

记者调侃地对斯皮格尔称,就在Snapchat本应从陷入困境的Facebook手中夺回用户的时候,他却朝自己的脚开了一枪。“在未来几年里,我认为人们将会看到这种变化的价值。”他说,“如果你要作出这样的转变,那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试着警告人们这一点。”

当然,记者问斯皮格尔,这是否比他预期的更具破坏性?斯皮格尔的回答很简单:相信我吧。他说:“我认为,另一种观点可能是,以(日活跃用户数量)个位数的降幅来换取一个巨大的内容机会,这是一种很划算的交易。我同意你的观点,公众对我们的做法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有时候,我们往往先于其他人看到机会。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行动缓慢,或者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限制孩子看屏幕的时间

斯皮格尔只吃了一半汉堡。我催促他解释Nando’s现象。“太神奇了。”他有点尴尬地说,“很美味!”

他的回答比记者的鸡腿和软绵绵的蔬菜更有说服力。

斯皮格尔对Nando’s的热情包含着他对大学时代的怀旧之情。在斯坦福大学学习期间,斯皮格尔曾两次前往开普敦郊外的尼扬加,帮助年轻人找工作。后来,他与同学鲍比-墨菲(Bobby Murphy)和雷吉-布朗(Reggie Brown)创立了Snapchat。“我就是从这里开始对烤鸡上瘾的。”他在谈到这家烤鸡连锁店时说。

斯皮格尔现在看起来比那个傲慢的兄弟会男孩要低调得多。他有一封在2009年写的电子邮件被泄露出来,他在该信中肆无忌惮地说着粗话。几年前,他为自己这封“愚蠢的电子邮件”道歉,坚称这些电子邮件“丝毫不能反映我今天的样子,也不能反映我对女性的看法”。这位当年才十几岁的翩翩少年从小生活在洛杉矶富裕的帕利塞德斯(Pacific Palisades)小区,是两名律师的儿子。如今,他已成为美国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去年带领Snap公司上市。

不过,虽然他并不会让自己的过去萦绕在心头,但斯皮格尔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的私人生活保持私密——这符合那个开创了一家删除而不是囤积数据的科技公司的人的意愿。

当记者问他是否受到11月份南加州野火影响时,他开始给记者讲述他的妻子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在马里布的一栋房子的“疯狂故事”,但讲到一半他停了下来。“我不想在外面讲她的故事。”他说,“最后一切都还好,但当时很惊险。”

今年夏天,斯皮格尔和可儿——她是一个模特和企业家——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和别人一起生孩子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他说,“但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他们还有一个7岁的孩子,是可儿在上一次婚姻中所生的。记者问他的孩子们使用科技产品多不多。

斯皮格尔说,在他小时候,他的父母不让他看电视,直到他“长到几乎十几岁的时候”。这使他在学校的生活“感到有点困难”。他说,“我真的认为我父母这样做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制作东西和阅读文章或做其他事情。”因此,他的七岁的孩子现在一周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可以花在屏幕上。

他说:“我认为,更有趣的谈话实际上是围绕着屏幕时间的质量进行的。”Snapchat正在努力推广更多“积极”的内容,比如让女性工程师成为其最新原创节目《死亡女孩侦探社》 (The Dead Girls Detective Agency)中的英雄。有益健康的内容“不一定非得是麦片”。不过,他承认,这些将与“垃圾食品”节目一起出现——比如星巴克的秘密菜单和蕾哈娜的美容秘诀。

斯皮格尔补充说,父母也需要树立榜样,减少自己的手机使用量,或者解释自己在做什么。这样他们的孩子就不会“看着你手机的黑色背壳, 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坚持以人为本,而不是以技术为中心”

事实证明,要控制互联网对人们的影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斯皮格尔确实认为,如果硅谷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开发自己的产品,那么它可以避免其技术带来的许多不必要的副作用。他说,这意味着放弃“A/B测试”等技术,在这种技术中,不同的用户可以获得不同的版本,以查看哪个版本赢得的点击量最多。这还意味着放弃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的做法。他说:“我认为,通过A/B测试,你可能最终会到达一个你连自己都不了解的地方。我们坚持以人为本,而不是以技术为中心。”

当他拿起他的最后一个薯条时,记者已喝光了自己的Rooibos柠檬水。斯皮格尔也意识到,不能相信科技公司完全可以自行做出改变。他称赞了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在规则制定方面的“哲学方法”,这与美国的“技术导向的”法规制定过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说,欧洲人考虑的是“你对社会产生的影响”,而不是制定监管特定设备、应用程序或功能的法规。

斯皮格尔并不认为监管互联网就需要发明一本全新的规则手册。他说:“我发现,现在人们总是倾向于将互联网当做一个孤立的东西来对待。上世纪90年代有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是一个独立的实验场所。但是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与我们的生活交织在一起了,因此现实世界和互联网是一体的。”

正因为如此,传统媒体的许多治理方式也同样适用于网络。“如果你要向数以百万计的人传播信息,你就需要考虑大众利益。”

他继续说,这种理念不仅适用于电视,也适用于Twitter粉丝众多的人。他试探性地提出了一个相当激进的想法。“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视频道。”他说,“因此,作为一个社会,我认为我们必须思考: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吗?有时候,很多人接受的内容不一定符合某些民主国家长期持有的价值观。”

这些都是我们在吃烤鸡的过程中谈论的话题。我们两个人都还没吃完盘子中的事物,但我们都要走了:记者回办公室,斯皮格尔回美国加州。他花了几个小时乘坐私人飞机到达伦敦,在一次会议上做了演讲,然后在回家的路上溜到Nando’s餐厅吃了一顿美餐——斯皮格尔算得上是Nando’s餐厅最忠实的客人了。(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03-25 18:03 最后登录:2019-03-25 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