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揭露特斯拉工厂种族歧视:黑人称经常遭到威胁和羞辱_小鱼儿主页9911
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小鱼儿主页9911

当前位置: 小鱼儿主页9911 > 科技 > 纽约时报揭露特斯拉工厂种族歧视:黑人称经常遭到威胁和羞辱

纽约时报揭露特斯拉工厂种族歧视:黑人称经常遭到威胁和羞辱

时间:2018-12-01 14:43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7 次
[摘要]20多名特斯拉现任或前任员工揭露了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里一些非裔美国员工面临的问题,包括同事的威胁、有损人格的任务和晋升障碍。欧文-迪亚兹(右)及其儿子丹米特称,在特斯拉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他们在工作时听到了针对他们的种族主义歧视语言。腾讯科技讯据外媒报道,在特斯拉工厂,很多非裔美国员工称

[摘要]20多名特斯拉现任或前任员工揭露了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里一些非裔美国员工面临的问题,包括同事的威胁、有损人格的任务和晋升障碍。

欧文-迪亚兹(右)及其儿子丹米特称,在特斯拉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他们在工作时听到了针对他们的种族主义歧视语言。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在特斯拉工厂,很多非裔美国员工称,他们经常遭到威胁和羞辱,而且没有职务晋升的空间。但是,这家电动汽车公司称,它对待所有员工一视同仁,没有任何偏见。

欧文-迪亚兹(Owen Diaz)在特斯拉电动汽车厂的厕所里看见了纳粹标志。他试图忽略工厂内的嘲笑。

“你经常听到‘嘿,小子,过来这里一下’和‘黑鬼’这类话。”迪亚兹说。他是非裔美国人。在工作几个小时后,他注意到一包硬纸板下面有一幅带有种族歧视的漫画。

在这个冬天的夜晚,一名主管开玩笑地画了这幅漫画。迪亚兹受够了。他向特斯拉经理投诉。“当你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你会问自己,‘我的底线是什么?’”50岁的迪亚兹说。他作为合同工在这家工厂工作了11个月,最后在2016年5月辞职。

其他人也表示被触到了底线。

20多名特斯拉现任或前任员工和合同工的采访、内部通信和宣过誓的法律声明,揭露了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里一些非裔美国员工面临的问题,包括同事的威胁、有损人格的任务和晋升障碍。自去年初以来,特斯拉前员工已提起了3起诉讼,指控特斯拉未能遏制种族歧视和骚扰,其中一起诉讼由迪亚兹提起,现在还在等待审判。

特斯拉声称这些起诉书中描述的情况并不准确,声称没有证据证明该工厂存在“歧视和骚扰”。它并不是近年来唯一一家面临种族主义指控的汽车制造商,它承认“在一个像一座小城市那么大的公司里,难免会有一些不良行为出现。”无论是真是假。但该公司表示,没有迹象表明该工厂的投诉率已达到了不正常的程度。

Model 3组装线。特斯拉承认“在一个像一座小城市那么大的公司里,难免会有一些不良行为出现。”

该公司称:“我们会努力为所有员工提供一个相互尊重的工作环境,并尽最大努力防止不良行为发生。”特斯拉称,不同管理层级的非裔美国员工表示,他们并没有负面的经历。

非裔美国人克里斯托-斯佩茨(Crystal Spates)是一名生产经理,负责监管生产Model 3的500个员工。她说,工厂不允许种族歧视语言存在。“我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种族歧视语言。”现年30岁的斯佩茨说。她在两年前加入了特斯拉。

与特斯拉一样,迪亚兹也把这个工厂比作是一座小城市。人们在其中的际遇可能各不相同。“你知道,一座城市中某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在这座城市中的另一个地方却不一定会发生。”他说。但是,当他的儿子在这个工厂也遇到种族歧视语言和讽刺漫画时,迪亚兹得出结论称,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

去年11月,有一起诉讼案在加州高等法院提起,指控特斯拉存在种族歧视和骚扰现象。目前,这起诉讼案正寻求进行集体起诉。参与此案的律师劳伦斯-奥根(Lawrence A. Organ)和布赖恩-施瓦茨(Bryan Schwartz)表示,他们已经找到了数十名原告。这两个律师主要关注工作场所中员工们的权利问题。在其他针对大雇主的骚扰或歧视案件中,他们都有赢得数百万美元官司的经历。特斯拉希望将此案移交给仲裁机构来处理。而这样做就要求员工们单独提起诉讼,而不是提起集体诉讼。

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表示,它已经向投诉弗里蒙特工厂涉嫌种族歧视的员工发出了10封“有权起诉”信函——这是提起歧视诉讼的先决条件。现在还有针对特斯拉的几十起诉讼案仍在审理中,但是该机构不愿透露其中有多少诉讼案涉及到种族歧视问题。

在去年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警告称,不要“像一个大混蛋”,嘲弄“一个在历史上代表性较低的团体”中的任何人。同时,他写道,“如果有人像个混蛋蛮横地对待你,但是后来做出了真诚的道歉,那么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接受道歉。”

但是,根据许多人的说法,特斯拉工厂存在的问题已不是接受道歉就可以解决的。

很高的期望

如果把员工和合同工算在一起,弗里蒙特工厂有1.5万多人,但是我们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是非裔美国人。该公司表示,三分之二以上的生产组长都不是白人。但它没有具体说明非裔美国人占有多大比例。长期以来,非裔美国人在硅谷公司中所占的比例一直偏低。

一些非裔美国员工如特沙娜-斯图尔特(Teshawna Stewart)表示,他们希望为公司和他们自己创造未来,但是总被现实打脸。

25岁的斯图尔特从去年开始在特斯拉工作,在此之前,她在亚马逊仓库负责整理和打包消费者订购的商品。

特沙娜-斯图尔特说,在Model 3生产线尚未投入运营的几个星期里,她经常被指派从事一些像擦洗地板这样卑贱的工作,而其他种族的工人则可以从事像分拣零部件这样的工作。

她在特斯拉工厂负责安装尾灯,这个工作的报酬比上份工作每小时多几美元。但当她被分配到Model3汽车生产区工作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斯图尔特说,在Model 3生产线尚未投入运营的几个星期里,她经常被指派从事一些像擦洗地板这样卑贱的工作,而其他种族的工人则可以从事像分拣零部件这样的工作。

在一份宣誓诉讼声明中,她说,当她投诉“非裔美国员工被要求跪下来擦洗地板”时,一个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回应称,她“是在编造故事”。

特斯拉说,斯图尔特“在工作期间并没有提出像现在这样的投诉。”生产经理斯佩茨说,如果生产活动中断,组装工人就应该负责其他工作,但是“没有像她所说的‘要跪下来’做的事情。”她不记得曾和斯图尔特一起工作过。

她声称,今年5月,斯图尔特因“主动放弃工作”而被解雇。当天,她的团队被分配到旧金山,帮助为运往中国的汽车做准备。特斯拉说,她被解雇是因为她没能回到工厂,而且特斯拉给她发送了缺勤书面警告。斯图尔特则称,她和其他员工一起回来了,但她是唯一被解雇的人,因为其他人都不是非洲裔美国人。

与斯图尔特一样,奈杰尔-琼斯(Nigel Jones)也满怀希望地来到特斯拉。在2015年9月,他刚从军队退役,开始在特斯拉担任临时电池技术员。现年26岁的琼斯很快就发现,在这里,如果没有大学学位,就很难实现快速的职位升迁。在大约22个月的时间里,他从一名每个小时赚18美元的合同工变成了一名年薪8.5万美元的移动设备主管。

琼斯称,在今年1月的一个繁忙的下午,在赶工生产Model 3的过程中,他停下来帮助另外两名非裔美国员工安装了一辆送水车。一名新的经理发现后责怪他们耽误工作,在琼斯向他保证一切“在他的控制之下”之后,这个经理转过身,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骂了一句带有种族歧视的粗俗脏话。一位现任员工证实了琼斯的话,声称他亲眼目睹了这件事。

尽管琼斯想到过“就此作罢”,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篇帖子,称自己越来越厌倦工作中“微妙的种族歧视”。他的母亲说,两到三个星期后,琼斯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不久,他就被公司解雇了。

退伍军人奈杰尔-琼斯在特斯拉担任临时电池技术员。后来,他在Facebook上发帖抱怨在特斯拉工作时经常遇到“微妙的种族歧视”。

特斯拉称,琼斯“多次因出勤和违反安全规定而受到批评”,而且该公司在解雇他之前还给了他“最后的书面警告”。

琼斯则否认自己有出勤问题,并认为这是与他有过节的那个经理杜撰的。他遗憾地说,光明的前景没有实现。

“特斯拉,这是一家很酷的公司。”琼斯说,“你坐在那里,你就会说,‘这种事不可能在这里发生。’”

和解提议

非裔美国电工德威特-兰伯特(DeWitt Lambert)在2012年离开他在阿拉巴马州莫比尔的家,开车到加州找工作,当时他还不到40岁。在2015年6月,特斯拉聘请他为生产助理,主要是安装安全带。

不久,就有同事嘲笑他的南方口音。他开始戴上耳机,不去理会他们的嘲笑。但是,当偶尔的嘲弄变成频繁的种族歧视语言时,他感到忍无可忍了。

公司同意了他调换工作车间的请求,但是那些折磨他的人又开始出现在他的新工作地点。他担心他们“会对我做些什么”。

相关资料显示,从2016年6月至2017年2月期间,兰伯特至少向人力资源部发送了十几条短信、电子邮件、照片和视频。

兰伯特发送的这些证据包含一段长达58秒的手机视频。在这个视频中,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在工厂里走来走去,说这是“德维特的”电话,并威胁要“把你剁了,让每个人都能分到你的一块肉,黑鬼”。这段视频时断时续,充斥着种族歧视语言。他说,这是他的同事录下来的视频。他们拿走了他的手机,并声称他的手机是一种威胁。

德威特-兰伯特调换了工作车间,但是那些折磨他的人又开始出现在他的新工作地点。他起诉特斯拉的案件正在仲裁当中。

他觉得自己的权利遭到了践踏,于是向律师咨询了相关法律程序,然后向加州公平就业机构提起了诉讼。

在2017年3月,特斯拉的总法律顾问托德-马龙(Todd Maron)给兰伯特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该公司愿意和解此案。

“我们愿意向兰伯特支付10万美元,但前提是我们要在媒体关注之前解决这件事。”马龙在这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附件是一份长达4页的文件,概述了该公司为驳斥兰伯特的说法而收集的相关证据。这封电子邮件写道:“我们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亲自过问了此事。尽管附近中已有驳斥你说法的所有内容,但是他很遗憾地表示这件事没有迅速地得到公司高层的重视和处理。他同意公司需要做出改变。”

兰伯特拒绝了和解提议,他希望让法庭来审判,而且提出了更高的赔偿要求。他被安排了带薪休假。

今年6月,在特斯拉成功将此案提交仲裁后,兰伯特收到了一封终止他工作的信函。该信函称该公司发现了兰伯特存在“不符合特斯拉价值观”的行为。特斯拉称,兰伯特本人也参与了“使用‘黑鬼’这个词”。他承认,他曾多次使用这个词,但只是在与其他非裔美国人在一起的时候使用。

在特斯拉决定了结此案后,一个仲裁机构发布一项初步裁决称,此案需要进行更充分的考虑。

“我觉得我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住在阿拉巴马州他母亲家的兰伯特先生说,“自从我投诉之后,我的一切都被抢走了。”

“不是特斯拉的料”

在2012年,当德韦恩-琼斯(DewayneJones)得知特斯拉正在招聘员工时,他还是一名卡车司机。现年52岁的他对这家工厂很熟悉。从1992年到1995年,他一直在这里工作。当时,这家工厂是通用汽车和丰田的合资企业Nummi的生产基地。

在特斯拉担任合同生产助理后的大约90天内,他成为了一名全职员工,薪资从每小时17美元涨到了每小时21美元。

德韦恩-琼斯称,一个生产主管对他说,“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晋升到领导岗位的。特斯拉还否认它在职务晋升方面存在任何不公平之处。

德韦恩称,他后来开始注意到黑人员工并没有机会晋升。他说,有一次,一个生产主管对他说,“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晋升到领导岗位的。他还曾听到一位主管谈到黑人员工时说,“里面有太多黑人员工,他们根本不是特斯拉的料。”他参加过一次会议,一位主管指着一群非裔美国员工说,“猴子们在外面工作呢。”

特斯拉说,德韦恩没有就种族歧视问题进行过任何投诉。

特斯拉还否认它在职务晋升方面存在任何不公平之处。“你做的好,你就可以一路升迁。”该公司的多样性和包容性主管费丽西娅-马约(Felicia Mayo)说。她是非裔美国人。在该公司工作一年后,她最近被任命为副总裁。

在4年半前,克拉伦斯-约翰逊(Clarence Johnson) 来到特斯拉,当起了一名叉车司机。现在,他在一个安全团队中负责测试设备。这是他第二次的职位晋升。他表示,他的经历证明在这里工作是有发展机会的。

尽管他表示他不能代表其他人,但是他补充说,“我是一名非裔美国男性,我没有碰到你们说的这些障碍。”

与斯佩茨一样,他说主管们不会容忍种族歧视语言。不过他表示,“在互相视对方为朋友的两个人当中使用种族称谓”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对德韦恩来说,他的职业之路不是上升,而是离职。他说,他的孩子们和一位心理医生说服他还是回去开他的卡车。

“每个人都有一个突破口。”他说,“我现在终于又能够自由地呼吸了。”

儿子的相同之路

迪亚兹认定,如果Nummi代表了汽车行业的过去,那么特斯拉就是汽车行业的未来。

但是,这种信念是在他看到纸板包上涂鸦的种族主义漫画之前。他说,他最终发现这里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以至于他都不愿意起床工作。

特斯拉称,迪亚兹“让他的主管注意到了这幅漫画”,而且公司对此进行“迅速和彻底的调查”。该公司表示,涂鸦这幅画的合同工已受到警告,并被停职停薪处理。

丹米特是特斯拉的一名合同工,他表示在浴室里发现了带有种族歧视的涂鸦之作。在向特斯拉主管投诉后,他被解雇了。

尽管他说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但迪亚兹还是渴望给他的小儿子丹米特一个机会,让他在特斯拉工作,并获得该公司的薪水和股权。因此,在2015年,他把儿子招进来做了合同工,在不同的生产车间工作。

最初的几周对23岁的丹米特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他开始注意到一些让他感到不安的事情。

“我开始对他说,‘嘿,好吧,我看到了,爸爸。’”丹米特说,“当我在浴室的时候。”他说,他看到了低俗的、带有种族歧视的涂鸦之作。

据一起诉讼称,丹米特先后向他的劳务介绍公司和特斯拉的一名主管投诉了种族歧视之事,并抗议说这名主管“每天都叫我黑鬼”。诉状称,几天后,他收到了一份书面警告,声称他存在不当行为。很快,他就失业了。特斯拉说,公司一再警告他穿防护服,但是他始终不听,最后就把他解雇了。

丹米特的父亲又坚持了几个月,最后也辞职了。(腾讯科技编译/乐学)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8-12-16 17:12 最后登录:2018-12-16 17:12